上海敏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

学杂技的孩子最害怕倒立
发布时间:2016-11-21 13:09

  孙力力9岁学杂技,45岁离开舞台。作为中国杂技团创意总监,她对少年时代的倒立训练爱恨交织,“从小练,练成要花一年。只要两个月不练就前功尽弃,这是时间的浪费、人才的浪费。”第三届上海国际杂技教育论坛11月20日落幕。三天里,中国、法国、加拿大、德国、澳大利亚、意大利、西班牙业界人士围绕“中国杂技教育的未来走向”各抒己见,焦点离不开“倒立”引发的技巧与艺术之争。
  “观众区分不出什么是真正的杂技,有时候一些非常简单的技巧,观众可能会说‘好厉害’;有时候演员练了五年,观众却不明白他们看到的这些技巧有多难。所以演员必须了解做这些技巧到底是为了什么。”澳大利亚国家马戏艺术学院导演塞巴斯蒂安·乔奈森·汉特说。
  加拿大国家马戏学校教育总监达尼拉·阿兰达索瓦呼吁中国同行保护好历史悠久的杂技技巧传统,同时要为学生提供平台。在西班牙CARAMPA马戏学校,学生们向中国老师学习钢管技巧,十年之后的钢管表演再也不是当初的样子,总监唐纳德·莱恩表示,“在课堂中,我们鼓励学生创新,大家可以看到他们使用中国传统的杂技技巧,但赋予不同的形式和表演。”
  提升演员的综合艺术修养
  等到技巧完全成熟后再加入艺术性,技巧与艺术永远是两层皮。怎样训练,才能让杂技演员从骨子里就是艺术家?北京杂技学校这几年为学生开设芭蕾舞、民族舞、现代舞、戏剧表演课和音乐课,学生都会识谱。在舞蹈课、音乐课之外,上海马戏学校甚至还有滑稽课,教学生如何调动现场气氛。校党支部书记施燕萍说:“我们对学生音乐、舞蹈、表演进行系列授课,提升学生的综合艺术修养和职业素养。”
  强调艺术并不意味着放弃技巧,在山西省杂技家协会主席、太原市歌舞杂技团团长王剑看来,技巧是中国杂技特色,不可偏废。她介绍:“2008年,国外一所马戏学校校长带着助手来到我们团待了一个月。早晨她教大家伴着音乐训练基本功,团里十五六岁的孩子感觉非常新鲜。但她走了之后,我发现,孩子们不会翻跟头了。35个孩子原来练习半个小时跟头,如果听音乐,三个小时也完成不了训练。但这种借鉴和介入对孩子们还是有益的。半年后,我们排了一台晚会,只用了两个月孩子们就上台了,大家的接受力和情感释放度都很好。”


公司简介 | 公司新闻 | 行业新闻 | 产品案例 | 服务项目 | 产品资讯 |
Copyright 2015-2016 上海敏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| 

0